存档

2011年7月 的存档

警惕灾难密集发生

2011年7月26日 没有评论

转发此文,代表这我还年轻,还希望这个政府做好

7月23日20时34分,D3115次动车与D301次动车行至温州方向双屿路段下岙路时,发生追尾脱轨坠落事故,致二百余人死伤。截止7月25日18时止,官方公布的“7·23”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上升到39人。

动车追尾引发的灾难性事故,令许多家庭沉浸在无尽的悲伤之中!

人们要质问的是,如此低等的错误为何竟然发生了呢?

2007年4月13日,央视国际报道了这样一则令人激动和振奋的消息:今天上午,铁路部门在胶济线成功地进行了最后一次高速动车组运行安全测试,至此,全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的安全准备工作全部就绪……这套由我国自主研发的自动闭塞系统,可将高速运行的两列动车组的间隔时间控制在5分钟。广铁集团高级工程师陈建译:“就是控制同一条铁路上多列动车组安全间隔时间,信息通过钢轨传送到动车组的车载系统,防止列车追尾事故的发生。 ”

自此以后,中国高铁的先进性被演绎得越来越神奇。

2010年3月22日,中国知识产权报刊发了《中国高铁专利申请近千件》的报道,指出:“随着京津、武广、郑西高速铁路建成投产,我国高速铁路运营里程已位居世界第一,高速铁路技术的飞跃式发展引来世界的瞩目。3月13日,铁道部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表示,我国高速铁路的工程建造技术、高速列车技术、列车控制技术、客站建设技术、系统集成技术、运营维护技术不仅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,而且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速铁路成套技术体系,目前已申请中国专利946件。高速铁路的运行速度、密度、安全性、舒适度是检验一条高速铁路技术水平高低的指标。可以肯定地说,中国的高速铁路技术水平是国际领先的。”

就在“7·23”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的前几天——京沪高铁频发故障之后的7月14日下午,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还称,高铁所有系统都是按照“故障导向安全”的理念设计的,具有非常高的安全可靠性。按照国际标准,时速超过200公里即可称为高铁。2009年国庆节前开通的甬温客运专线,设计时速200公里,预留时速250公里条件,显然可归为高铁之列。然而,高铁带来的却是更惨烈的事故。

事实上,在在“7·23”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之前,高铁的事故已经屡屡发生,但都被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。而且,每次事故发生后,甚至包括这次造成重大伤亡的交通事故发生后,铁路部门仍然在一遍遍地强调其先进性。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答记者问环节,充满信心地表示:“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,我们仍有信心。”

但是,这种先进性已经被近乎无耻的谎言击打得粉碎。对于所谓埋车头为了救援的说法,也许,是因为底气已经丧失殆尽,新闻发言人的竟然说出了“你信不信,由你,我反正是信的”这样的千古奇句。

有关部门对待事故的态度,不仅冷血,而且,已经可耻到了无法用文字表述的程度。

我不禁想起曾任苏联总理的尼古拉·雷日科夫在反省苏联解体时所说的话:“我们监守自盗,行贿受贿,无论在报纸、新闻还是讲台上,都谎话连篇,我们一面沉溺于自己的谎言,一面为彼此佩戴奖章。而且所有人都在这么干——从上到下,从下倒上。”

对比现实,多么熟悉!

在那些先进性的鼓吹之下,高铁的巨额投资似乎变得物超所值。问题是,愈演愈烈的腐败和愈演愈烈的浮躁,在我们这个日益沦丧的民族身上,体现得越发淋漓尽致。这种丑恶而悲凉的环境之下,怎么可能有所谓的世界先进技术密集地问世呢?我们更有理由相信,这不过是相关贪官污吏借以让国家投入更多,以便于自己牟取更多私利的拙劣伎俩罢了。事实上,伴随着高铁的高额投入,同样高额的腐败与其勾肩搭背而行。2月12日,铁道部党委书记、部长刘志军被调查的消息见诸报端,传闻涉案金额,令人瞠目结舌。

刘志军案发后,3月3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、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刘(刘志军)和张(张曙光)的腐败是个人的腐败问题,不应上升到一个部门的腐败。他不主张进行铁路体制改革,他也不主张把铁道部划入交通部,他甚至对“高铁工程师不坐高铁”一事深恶痛绝,说这些人是伪专家,还不如普通老百姓懂常识。

这已经成了一种被演绎成常识的悖论:腐败愈演愈烈——腐败源于制度——制度是不能改变的。那么,这种逻辑的结论是什么?

我必须要强调的是,对于“7·23”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的调查,如果仅仅停留在这起事故本身,将是一个极其悲哀的结果。

高铁事故,是近年来,片面追求GDP增长,大干快上,盲目投资的必然结果,更是大工程、大项目成为腐败分子牟取巨额私利的必然结果。当一个个用纳税人的血汗钱浇筑起来的工程,成为腐败者的盛宴,各种各样的隐患就已深埋其中。形形色色的腐败分子,洞悉政府主导的投资所带来的良机,用尽一切手段,从工程、项目上层层拔毛,留下来的,是吞噬鲜活生命的大隐患。

试问:除了高铁,其他领域的事故还少吗?最近不断发生的桥梁坍塌事故、倒楼事故、保障性住房因质量过于低劣不得不拆除重建事件等等,是否都在敲响警钟?

在投入巨资之后,莫说给子孙后代,即便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的又是什么?当一个又一个建了拆、拆了再建的垃圾工程重复出现,我们不仅没有为子孙后代留下财富的积累,还透支了他们未来的财富。

因为,在这种财富的无节制损耗之下,是有限资源的快速消亡,是货币的无节制超发,民众的财富被快速地稀释。事实上,中国庞大投资项目的展开,正是以通货膨胀税的方式,转移民众财富为前提的。一些大工程大项目根本没有必要上马,或者,根本没有必要花费如此巨资建造,但是,腐败官员只有加大投资力度,才能为自己赢得更大的牟利空间。

在这种情况之下,大工程大项目已经成为一种道具,一种让腐败者获取巨额收入的借口或者渠道。在完成既定目标之后,便携带家眷,悄然移民国外,当然,更多的是把家人送到国外,自己以“裸官”之身,拼命捞钱,上演最后的疯狂。由于只是出于短期逐利的需要,这些人哪管民众的死活?哪管工程的隐患?

有什么样的因就必然种下什么样的果。在连续天量投资的大工程、大项目陆续上马之后,这些工程的安全隐患可能正在迈入密集爆发期——这是最让人们揪心和焦虑的!高铁事故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。也许,有人在为自己没有乘坐那趟出事的列车而感到幸运,但是,别忘了,我们能够逃过有毒食品吗?能够躲过问题桥梁吗?能够不住缺乏质量保障的住房吗?……是的,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过客,而是乘客,厄运随时会降临到每一个人的头上——这是每一个人都必须正视的悲凉现实!

因此,在当下,腐败等同于对民众的杀戮。

容忍腐败就等同于容忍屠杀。

当民众的忍耐极限一次次被触及,危险已经近在咫尺,是到了全面反省的时候了!

中国必须改变政府主导经济的发展模式,把人的生命和尊严,放在第一重要的位置,政府从主导经济向服务社会的角色转变,改变一小撮贪官污吏肆意妄为的现状,走民富路线,重新找回民心和我们这个民族的凝聚力。否则,这个重病缠身的社会必将承受更剧烈的阵痛!

草于2011年7月25日深夜

本文摘自警惕灾难密集发生-时寒冰



分类: 网摘 标签: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互联网安全